• <wbr id="yvbhg"><center id="yvbhg"></center></wbr>
        <video id="yvbhg"></video>

            <video id="yvbhg"></video>
          <progress id="yvbhg"></progress>
        1. 散文

            散文,文學體裁之一,一種自由的、靈活的抒寫見聞、感受的文體。不講究音韻,不講究排比,沒有任何的束縛及限制,是中國最早出現的行文體例。通常一篇散文具有一個或多個中心思想,以抒情、記敘、論理等方式表達。  散文的概念古今有所不同。古代指與韻文駢文相區別的散體文章,包括經傳史書在內。中國文學散文是從應用文字和學術論著(最早是經、史、子)發展起來的,而且它與應用文字和學術論著始終不曾脫離關系。  通常所說的散文是狹義的散文,主要是抒情散文哲理散文,其主要特點是“形散而神不散”。

          概述

            中國散文有悠久的歷史。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是中國最古的文字,也是書寫文學的萌芽。周代出現了大批歷史散文和諸子散文名著,其中有不少著作,或其中的某些篇章,具有濃厚的文學色彩。秦漢散文在先秦散文的基礎上進一步發展,特別至東漢以后,除子、史專著外,開始出現了各體單篇散文,如書、記、碑、銘、論、序等,原來只是子、史著作表達工具的散文,至此取得了某些獨立地位。魏晉南北朝,是古代散文的發展變化時期。詩、賦和駢文的繁盛,一方面造成散體文的中衰,另一方面也為提高散文的修辭技巧和文采準備了條件。唐宋古文運動,反對駢文,提倡“古文”,實際是一次關于文體、文風和文學語言的全面改革運動。在它的推動下,自唐宋迄于明清,逐漸出現了文學散文,產生了不少優秀的山水記、寓言、傳記、雜文等文學作品。清代姚鼐的《古文辭類纂》,是中國古代散文體分類的集大成之作,它將文章分為13類:論辨、序跋、奏議、書說、贈序、詔令、傳狀、碑志、雜記、箴銘、頌贊、辭賦、哀祭,比較全面地反映了中國古代散文文體的狀況。現代散文則指與詩歌、小說、戲劇文學并列的一種文學樣式,包括敘事性散文、抒情性散文和議論性散文。近年來,由于敘事性散文中的報告文學和議論性散文中的雜文越來越發展成為獨具特色的文學樣式,因而人們也越來越趨向于把它們從散文的范圍中劃分出去。這樣,就又形成了狹義的散文概念,即專指以抒情為主或抒情與敘事并重的“散文小品”。

          先秦散文

            目前可知中國最早的散文集,是《尚書》,專記言辭;而最早的一篇散文,應屬《尚書?商書》中的〈盤庚〉。歷史學者一致認為這是殷商可靠的文獻。盤庚相傳是商朝的中興君主,他曾經遷都到殷地去,卻遭到臣民的反對,因此作了三次演講,說明必須遷都的原因。〈盤庚〉三篇,就是這些演講的紀錄。  春秋戰國時期,是中國思想史上諸子百家爭鳴的時代,散文的發展因而突飛猛進。著名的諸子散文有記錄孔子言行的《論語》、記載老子思想的《老子》、以及許多重要思想家自己撰寫的,如《墨子》、《莊子》、《孟子》、《韓非子》、《呂氏春秋》、《荀子》等等;而《左傳》、《國語》、《戰國策》的出現,為中國敘事文學樹立楷模。

          漢代散文

            漢代最有影響力的散文,當屬西漢司馬遷的《史記》,緊接著是東漢班固的《漢書》,兩者交相輝映,構成中國史書的最佳典范。其他政論性的散文有王充的《論衡》、仲長統《昌言》、劉邵《人物志》、桓寬《鹽鐵論》等。

          唐宋散文

            針對六朝時駢文的奢華風氣,唐代的韓愈、柳宗元開始號召古文運動,力圖以清新的散文,取代厚重的駢文,因此易寫、易讀的散文在唐詩盛行的年間,也漸漸風行起來。  追隨韓愈的腳步,宋代的散文更是廣泛被寫作,以歐陽修、三蘇(蘇洵及其兒子蘇軾、蘇轍)、曾鞏、王安石為先導者。其六人加上唐代的韓愈、柳宗元,并稱“唐宋古文八大家”,在中國散文的寫作史上,留下輝煌的一頁。

          明代散文

            明代八股取士的政治特色,使當時的一些知識份子產生對八股文的反動,以前后七子為首的文學集團,主張擬古、復古,強調“文必秦漢,詩必盛唐”。一時之間,對秦漢散文模擬的風氣大盛。然而一味地抄襲、模擬,終究不是良好的創作心態,產生的作品價值有限。因此,公安派、竟陵派等反對模擬風氣的小品文出現,倒是為明代的散文,注入了一股新的氣息。  唐宋散文從此歷元入明,有唐順之、王慎中等知名作家反對復古,主張師法唐宋文體。

          現代散文

            五四運動以來,中國的現代散文吸收了西方的思潮,被魯迅等作家推廣之后,成為與詩歌、小說、戲曲并列的文學主流。散文易讀、易寫的特性,使這種文體被運用得極廣。學生的作文,也幾乎都是用散文的形式表達,可說是人人懂寫。  

          散文與小說、戲劇文學的區別

            現代散文區別于小說、戲劇文學的一個重要特點,是它要求寫真人真事,或在真人真事的基礎上進行適當的加工。散文中的人物、事件,必須是生活中真實存在的,至少也應有相當根據;但它所允許的藝術加工程度要比報告文學大些,它強調人物事件的主要方面符合客觀真實,不像報告文學那樣,要求所寫的人物言行乃至時間、地點、事件都必須準確無誤。散文中的“我”,常常是作者自己,與小說中的“我”有很大的不同。由于散文能真切、迅速地反映現實生活的真實事件和問題,直接表達作者的認識和情感,因而優秀的散文作品比起小說、戲劇等文學樣式來,具有“輕騎兵”的作用。    散文不同于小說、戲劇的又一顯著特點,是反映現實生活,注重表現作者的生活感受,不要求完整的人物情節,具有選材、構思的靈活性和較強的抒情性。如魯迅的散文,就往往抓住生活中的一人、一事、一景、一物或一些有內在聯系的生活片斷,來表達一定的認識和感情,而不求像小說、戲劇那樣具有豐滿的人物、完備的情節。作者寫這個人或這件事,不是為表現而表現,而是要寫這個人、這件事給自己的印象、感受和影響,用以感染或啟迪讀者。散文的這一特點和詩歌很相近,但又不像詩歌那樣高度凝煉,表現形式也比較自由、隨意。    此外,由于散文能將敘事、抒情和議論的功能熔于一爐,并且自由靈活,可以有所側重,所以,它的表現形式也比小說、戲劇文學更為多種多樣,舉凡雜感、短評、小品、隨筆、速寫、通訊、游記、書信、日記、回憶錄等等,都可以納入散文范圍之內。同時,散文能夠做到“觀古今于須臾,撫四海于一瞬”,便于多方面地反映現實,只要具有健康的內容,豐富的生活情趣,能給人以啟示和美的享受,都可以成為優秀散文篇章。所以魯迅說:“散文的體裁,其實是大可以隨便的,有破綻也不妨。”(《怎么辦》)這里所說的“大可以隨便”,是指散文體裁風格靈活多樣、不拘一格,既可以敘事,可以描寫,也可以議論,可以抒情。根據內容和主題的需要,它可以像小說那樣,通過對典型性的生活片斷和細節,作形象描寫、心理刻畫、環境渲染、氣氛烘托;也可以像詩歌那樣,運用比喻、象征、擬人等藝術手法,創造一定的藝術意境。但是,散文體裁與表現方法的靈活多樣,不應理解為可以不加思索地信筆寫去,恰恰相反,唯其篇幅短小,更要求藝術的精粹,唯其自然樸實,更須注意詩情和文采。散文貴“散”又忌散,是辯證的統一。無論是講究巧妙構思的散文,還是結構上渾然天成、不需多少熔裁工夫的散文,都應力求通過“形散神不散”的表現技巧,達到一定意境的創造,把深刻的思想、美好的情懷,通過生動的畫面表現出來,而且要內情與外物相融合,詩意與境界相交織,以喚起讀者豐富的聯想。同時,為了創造清新優美的意境,在語言方面,散文要求言簡意深,短小精悍,精練優美,樸素自然,既要充滿濃郁的時代生活氣息,又要具有作家鮮明的風格特點。
          川岛丽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