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yvbhg"><center id="yvbhg"></center></wbr>
        <video id="yvbhg"></video>

            <video id="yvbhg"></video>
          <progress id="yvbhg"></progress>
        1.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1928年生于山東泰安。早年就讀于濟南,中學畢業后初讀于輔仁大學,后轉入北京大學哲學系邏輯專業,專治中國邏輯學史。歐陽中石先生在國學、邏輯、音韻、戲劇、書學等領域均有較高造詣。
            1985年起,在首都師范大學主持書法都育專業,建成了從大專、本科、碩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的書法高等學歷教育體系。書法諸體兼精,尤以行草能入東晉堂奧,在海內外享有盛譽。畢業后在師范學校任教,后任北京師范學院邏輯學副教授兼任書法藝術專業主講。學書先從師武巖法師,后又從現時吳玉如。

          歐陽中石簡介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
            歐陽中石1928年生于山東省泰安市肥城。是我國著名的學者、教育家、書法家、書法教育家。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  歐陽中石早年就讀于濟南,1948年中學畢業后在小學任教。  1950年考入北京輔仁大學哲學系,1951年再轉入北京大學哲學系邏輯專業,主修中國邏輯史,1954年畢業畢業后,先后任教于通縣師范學校、通縣二中、北京171中學,教授過語文、數學、歷史、體育、化學等課程。  在長期的教學實踐中,他對語文教學中長期存在的一些問題進行了積極深入的思考,憑借對中國語言文字特點獨到而深刻的理解,提出了一套科學的語文教育改革方案,并在中學試點,得到了各界的一致好評,被收入《北京市語文教學五十年》。  歐陽中石1981年調入北京師范學院(現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學科教育、邏輯學,并走上書法教育的道路。  他1985年主持創辦書法專業,首先開辦了成人書法大專班,首批向全國招收近百名學生,后又發展了書法本科、碩士教育。  1993年國務院學位辦在首都師范大學設立美術學(書法藝術教育)博士授權點,1998年國家人事部批準首都師范大學招收書法方向項目博士后研究人員,歐陽中石分別于1990年、1993年起擔任碩士生、博士生導師,并由此建成了我國高等院校中第一個從專科、本科、碩士、博士到博士后的完整書法教育體系,培養了一大批中國書法教育的高級專門人才,對書法學科的發展完善和中國文化教育事業的全面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在他的倡導下,2005年11月,首都師范大學建立了“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及我國大學第一家“書法文化博物館”。  歐陽中石還主編、撰寫了許多重要的學術論著,如《書學導論》、《學書概覽》、《書學雜識》、《中國的書法》、《書法教程》、《書法與中國文化》等等。
          歐陽中石先生講歐陽詢
            歐陽中石先生講歐陽詢
            歐陽中石的書法如其為人,格調清新高雅,沉著端莊,俊朗而又飄逸,古樸而又華美。  觀他的作品,如欣賞高山流水,又如見萬馬奔騰,足見他無日不臨池的深厚功力和勇于創新的精神。  他出版了《歐陽中石書沈鵬詩詞選》、《中石夜讀詞鈔》、《當代名家楷書譜·朱子家訓》、《中石鈔讀清照詞》、《老子〈道德經〉》等眾多作品集。  其書法在國內外享有盛譽。  歐陽中石博學多才,對中國傳統文化、藝術有較全面、精深的造詣。著述40余種,涉及國學、邏輯、戲曲、詩詞、音韻等。  歐陽中石曾擔任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藝術學學科評議組成員、文化部藝術系列美術專業高級職稱評委會委員。現任首都師范大學中國書法文化研究院名譽院長。第八至十屆全國政協委員。2003年8月21日被聘任為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  歐陽中石后任北京師范學院邏輯學教授,兼任書法藝術專業主講。  學書先從師武巖法師,后又師從吳玉如。從唐碑入手旋即轉臨北魏諸墓志;后亦曾涉足于篆、隸、甲骨、金文,尤于歐陽詢諸碑臨池用工更勤。  常作行書,從法二王,而又取勢于王。草書以王羲之、孫過庭為宗,亦得益于黃、祝點法。書風妍婉秀美,瀟灑俊逸。  現為全國政協委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藝術學學科評議組成員、文化部藝術系列美術專業高級職稱評委會委員、首都師范大學教授、博士生及博士后導師、中國書法文化研究所所長。
          歐陽中石齋名
              歐陽中石齋名
            他治學博涉多優,在邏輯、國學、音韻、繪畫、戲曲、文學、書法等學科都有精深的造詣。  歐陽中石從教多年,于基礎教育、高等教育都有深入的研究與實踐,桃李滿天下。  1985年,他在首都師范大學主持創辦書法藝術教育專業,經過十幾年的建設,形成了由專科、本科,到碩士、博士、博士后完整的書法藝術高等教育體系,使首都師范大學書法研究所成為我國書法高層次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的基地。  在書法理論研究方面,歐陽中石編著的各種專著和教材達40余部。主要有《中國書法史鑒》、《中國的書法》、《書法教程》(主編)、《章草便檢》、《書法與中國文化》(主編)及中國書畫函授大學系列書法教材(主編,并自撰其中重要部分)等。  其中,《書法教程》獲1995年國家教委高等學校優秀教材二等獎。  2002年獲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教育特別貢獻獎。  對于書法,舉凡周金漢石、晉帖北碑、唐賢宋哲乃至明清諸家,他都有涉獵,博采眾長,而又歸宗二王,形成了飄逸清新的獨特風格,在海內外有廣泛的影響。
          歐陽中石“數年積愾,不忘當時”
          歐陽中石“數年積愾,不忘當時”
            出版面世的作品有《中石夜讀詞鈔》、《中石鈔讀清照詞》、《小楷道德經書卷》等。  歐陽中石早年主修邏輯專業,曾從金岳霖等前輩學者問學,并在這一領域取得了豐碩的成果。  參加了國家“六·五”項目五卷本《中國邏輯史》的編寫,擔任隋唐至明部分。其他著作尚有《中國邏輯史資料選·先秦卷》(合著)、《邏輯》(主編)、《中國邏輯思想史教程》(合著)等。  歐陽中石還是一位京劇藝術家、研究者。他是“奚派”創始人奚嘯伯先生的嫡傳弟子,曾長期協助奚嘯伯先生工作,對“奚派”藝術的完善有著重要的貢獻。  同時,他還把京劇作為一門學問,舉凡京劇的歷史淵源、音韻、各派藝術特色及表演實踐等都有專門的研究,創獲頗豐。  其見解刊載于各種報刊、文集。

          歐陽中石:仰不愧天俯不怍人

            教書育人,著書立說。數十年培桃育李,雖已記不清有多少門下弟子,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其高尚品格,早已成了弟子們的楷模。
          歐陽中石書法
              歐陽中石書法
            歐陽中石硬享譽學術界和書法界的著名學者。由于他的努力,1993年,首都師范大學創建了我國第一個書法學博士學科點,為我國培養高層次書法人才奠定了堅實基礎。  作為著名學者和書法教育家,歐陽中石可謂著作等身,桃李満天下。但我與先生相交多年,卻從未見他流露過一次自是的意思。相反,他卻常說自己有一種惶恐、自愧的心境。這種心境,在他被聘為中國畫研究院委員時所作的一首詩中,得到集中的體現:  應運隨時入自然,區區小可負前賢。不才竟忝黌門下,恐誤來人愧對天。

          ·“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大樂事也”

            歐陽中石做了一輩子教書先生,不僅學生多,學生層次多,而且教過的課程的門類也多得令人驚訝。  有一年的教師節,學生們照例去看老師。歐陽中石心中充溢著幸福和快樂。他欣然揮毫,紙上落下了一行遒勁的大字:“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一大樂事也。”旁注一行小字:“及門敬我,我更愛及門。”師生間的誠摯之情都凝聚在先生的筆端。  1928年,歐陽中石出生在山東省泰安縣。1948年高中畢業,他在濟南的一所小學執教,兩年里,從一年級到六年級竟讓他給教了個遍。1950年,他考入輔仁大學哲學系,以后又轉入北京大學哲學系的邏輯專業。大學畢業后,他重執教鞭,先后在北京通縣二中、通縣師范學校和北京師范學院任教。  歐陽中石是全能的教師。在20余年的教學生涯中他的邏輯學研究和教學方法的探索齊頭并進。改革開放后,教育的春天來了,歐陽中石開始了他孕育多年的初中語文教學改革實驗。他自編教材,將初、高中的語文課全部設置在初中階段。實驗的結果,初三學生用高考卷測驗,成績連續幾年都超過高中畢業生。對此,新加坡和港臺學者都表示極大關注。他們認為,這項改革成果如能推廣,將是對中華民族教育事業的一大貢獻。
          歐陽中石書:酉就萬物
           歐陽中石書:酉就萬物
            北京師范學院是歐陽中石從事高等教育工作的起點。在這里,他再次致力于邏輯學的研究和教學工作,不僅主編了中國邏輯語言函授大學語言的教科書《邏輯》,還參與主編了《中國邏輯思想史》和中家“七五”社科規劃項目――五卷本的《中國邏輯史》。  從1985年至今,歐陽中石一直從事書法教育與研究。他認為,書法研究、書法教育必須立足于傳統文化。為此,他以“書法與中國傳統文化”(北京 “九五”社科項目)為核心,構建了科學的書法學科理論體系,編著了《書法與中國文化》、《中國書法史鑒》、《中國的書法》和《名碑珍帖習賞》等專著,還主編了高等院校書法專業教材和師范院校書法教材。  如此幾十年的默默耕耘,歐陽中石到底培育了多少弟子,連他自己也說不清。如今,學生們有的已成為社會科學領域的專家,有的成為著名的書法家。對此,歐陽中石說:“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學生們能站在我的肩膀上盡快成長,作出成績。

          ·“我的大門是敞開的,歡迎公平競爭”

            一位慕名前來報考歐陽中石的研究生的同學,因為考期已經臨近,又因為得知先生門下許多成績不錯的弟子也要報考先生的研究生而感到緊張。他特意找到先生,忐忑不安地說:“如果您已經看中了自己的弟子,我就不考了。”  歐陽中石看了看這個誠懇樸實的小伙子,微笑著說:“我的大門是敞開的,歡迎有志于書法研究的學生到考場去,公平競爭。”  為了這句話,這位考生回去后起早貪黑,拚命復習了兩個月,終于如愿以償,成了先生的弟子。如今,他已經碩士畢業,又跟先生讀博士學位。他說,歐陽中石先生雖然享譽學術界、書法界,卻始終保持著平易近人的儒者風范,從不以才高而自負,不因盛名而自矜,其胸襟之大,令人景仰。
          歐陽中石七律書法:金雞報曉
          歐陽中石七律書法:金雞報曉
            1995年,歐陽中石第一次招收博士生時,報考者眾多。這名學生作為他的弟子也要報考。為了避免在招生和教學中出現差錯,歐陽中石決定自己不命題,特別提議請了蔣維菘、金開誠、馮其庸王學仲沈鵬山東大學北京大學山西大學等院校的十幾名著名專家、學者組成了博士生考試咨詢委員會,負責命題和考試。最大限度地體現了公平競爭的原則,并將這個辦法一直延用至今。  不僅如此,歐陽中石身邊的學生,還時時刻刻感受著老師春風化雨般的溫暖。有位學生,雖然已過不惑之年,卻免不了常出差錯,而每當這種時候,先生一定嚴肅指出,絕不放過。但有一次,當一家電視臺要為這位學生做專題報道時,先生卻不但應學生之邀在報道里替學生講了話,還地人品、學問、藝術修養上對學生做了十分中肯的評價。節目播出后,許多人都感到意外,但殊不知,老師的良苦用心,正是為了給學生以適時的鞭策與鼓勵。

          歐陽中石拜師記

            當代書法家歐陽中石先生,從六歲開始學習書法,十四五歲時,已能撰碑屬文了。他知道藝無止境,決定訪求名師,拜師學藝。經過家人親友四處打聽,訪得隱蟄濟南西門里路北古廟中的武巖和尚,是一位書藝高手,于是攜習作造訪。武巖和尚雖已80高齡,但步履朗健,一雙大眼睛里似乎隱藏著無窮智慧。他看了歐陽中石的習作后,搖搖頭說:“你還不會寫字!”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老和尚的話不免苛責,但歐陽中石還是接受了:是啊,假如我很會了,就不上這兒來了!  “你要拜我為師,可以”,老和尚說。“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到我這兒學字,筆墨我供應,紙要你自己出。要用好紙,用宣紙。”  “是”。歐陽中石想:宣紙一毛二分錢一張,這點錢我們家咬咬牙還過得去。  老和尚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說:“一毛二的宣紙不行,要用好的。我這兒有好宣紙,五塊錢一張,你每次帶錢來就行了。”  五塊錢一張宣紙!歐陽中石大吃一驚:當時一袋白面才兩塊錢,五塊錢差不多就是一個普通職員的月薪了!歐陽中石家并不富裕,這一筆“學費”如何承擔得起?  歐陽中石心里十分矛盾:要是就此拉倒,這老和尚道行不低,失去機會可惜;要是去學,一次要花這么多錢,代價也太大了!想到老和尚那副冷漠倨傲的神氣,他心里把老和尚罵了無數遍:你有點本事就這樣,我一定要超過你!  回到家,他把老和尚的話原原本本給母親復述了一遍,母親合計了一晚上,最后想了個折衷的辦法,讓兒子去兩次——老和尚輕易不收徒,這回答應了,機會難得;五塊錢就五塊錢吧,全家節約一點,去兩趟摸個竅門兒,過后就不去了。  星期天,歐陽中石攥著五塊錢,興沖沖地跨進了古寺。他心里已算計好:你一次要我五塊錢,我就睜大眼睛看你寫,一次“吃掉”你一半兒,兩次把你全部“吃掉”!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老和尚收了錢,從案桌上抽出一張紙,說:“看著,今天就寫這一個字,你瞧仔細了,我可不寫第二遍。”說罷,蘸墨掭筆,緩緩寫了一個《蘭亭序》中的“歲”字,最后一點完了,放下筆,又抽出一張紙,往歐陽中石面前一送:“那邊寫去吧!”  歐陽中石接紙一看,心里大叫上當:這不就是一毛二一張的宣紙嗎?文具店里賣一張還四尺長,這一張才六分之一,心中雖忿忿,嘴上可不敢吭聲,只得老老實實地到旁邊一張桌子上寫去了。  五塊錢就這么一張!歐陽中石握著筆,手直哆嗦——這一筆下去,五塊錢就沒了!先看清老師怎么寫,把它琢磨透了,再下筆。于是他盯著老師寫的那個“歲”字,全神貫注地看,從第一筆到最后一筆,橫過來豎過去,反復研究。比劃了半天,一筆沒寫,老和尚發話了:“今天到時間了,每次授課一小時,你要抓緊。叫你寫,你不寫,告訴你,回家可不準寫字,聽清楚了嗎?”  歐陽中石一路上回想著老師寫的字樣,跨進家門,援筆一試的熱情已難于抑制了。一下筆,他也呆住了:自己的字怎么這半天工夫就變了樣兒?怎么一下子就跟老師寫的差不多了呢?驚詫之后,隨之而來的是一陣欣喜,老師的筆法還是讓我摸著了,我已經把他“吃”了一半兒!在興奮中,他把老師那個字樣回憶了一遍又一遍,一點一劃,反復對照:我寫的這個“歲”,跟老師寫的那個比,哪一點對了,哪一點還沒學會……這樣一遍一遍重復觀照,竟把記憶給消磨了,最后腦子里一片空茫,老師寫的那個字是怎樣一個形象,怎么想也想不起來。  第二次去,歐陽中石胸有成竹了。老和尚收了錢,照例抽出一張紙,舉筆待寫,歐陽中石說:“老師,您別寫了,我還要上次那個。”老和尚拿出那個“歲”字,又給了他一張紙:“這次可別再像上次那樣了!”  歐陽中石仔細看了老師的字樣,尤其是記憶中迷惘的地方,等到都了然于胸了,就大膽揮筆——這一回好,一口氣寫下來,形神相仿佛,規度亦初具了。歐陽中石挺高興,正想拿給老師看,一雙大手從后面把他按住了——原來老和尚一直悄悄在后面看,他那呆板的臉終于漾起了一絲笑意。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歐陽中石書法作品
            一次五塊錢,對歐陽中石的家庭來說,確實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歐陽中石原來打算兩次解決問題,但去了兩次之后,他發覺自己錯了:老和尚外拙而內秀,肚子里的東西可真不少,每一次去,他都可以學到新東西:這一次顏體,下一次歐體;學了龍門造像,還有北魏摩崖……每次都有新玩藝兒,叫歐陽中石目不暇接,眼界大開,倒是欲罷不能了。母親也不提“去兩次找借口不去”的舊話兒了,每到該去的時間,就給他錢。在這五塊錢的沉重壓力下,歐陽中石學習格外用心,每次到了老師那兒,眼耳心手,一齊足力調動,去觀察、感受、吸收、攝取,因此每一次去,無不飽饗而歸。大約經過半年,老和尚教會了歐陽中石篆、隸、楷、行、方、圓、正、側各種筆法,讓他俯覽了中國書法的各種風格流派及其筆法奧義,然后對他說:“你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很扎實的基本功,可以向某一個方向深入發展了。”他建議歐陽中石先攻魏碑,寫張猛龍碑。不久之后,老和尚就悄然離去,云游他方——此后歐陽中石再也沒見到他。  老和尚走后,歐陽中石才從母親口中得知:老和尚其實一個錢也沒要,第一次交的五塊錢,第二天就送回來了;每次交錢,實際上都是老師和母親串通好,做戲給他看;那五塊錢,半年里只是在三個人手中循環。  為什么老和尚非要他交錢不可呢?50年后,歐陽中石談起往事,感觸很深地說:“我的這位老師,不但書法好,而且懂得教學法。輕易得到的東西,人們往往不珍惜,對學習機會也一樣。武巖和尚之所以要我交五塊錢,就是借此給我施加壓力,激發我的學習熱情。這使我學習任何東西都很快,可以說使我一生受益無窮,我現在仍在吃那時墊下的老本。所以我覺得武巖老師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我一輩子都感激他。”
          川岛丽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