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yvbhg"><center id="yvbhg"></center></wbr>
        <video id="yvbhg"></video>

            <video id="yvbhg"></video>
          <progress id="yvbhg"></progress>
        1. 珍寶島

          簡介  

          珍寶島全景
          珍寶島全景
            珍寶島過去曾叫“張蓋島”和漁翁島。
            珍寶島位于黑龍江省虎林縣境內,在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中國一側,面積9.74平方公里,因為它兩頭尖,中間寬,形似中國古代的元寶,故名珍寶島。該島西端曾與中國大陸相連,由于江水的長期沖刷,于1915年形成小島,至今枯水期仍與中國江岸相連,人們可徒步上島。島東與原蘇聯隔江相望,相距100余米,每年冬季,江面冰厚達兩米以上,可以通行各種車輛。島西是寬不過百米的江汊,從未通航。珍寶島四周林木環繞,島中水泡與烏蘇里江相連,是魚類的天然繁殖場所和棲息地。當地中國居民祖祖輩輩在那里進行生產和捕魚等活動。20世紀初,由于中國漁民張蓋等幾位老人相繼上島建房、捕魚和種菜,因此珍寶島曾先后被當地人稱為“張蓋島”和“漁翁島”。1928年,中國居民陳遠起買下了張蓋的房子,與其子陳錫由常住島上。1937年,日本發動侵華戰爭后,日本關東軍強迫島上居民遷離該島。1945年以前,珍寶島歸虎林縣公司村管轄,后來歸虎頭區管轄。這個地區一直有中國邊防部隊巡邏。大量的事實證明,自古以來,珍寶島就一直是中國不可爭議的領土。  
          &nbsp;
            珍寶島,這個面積僅0.74平方公里小島,因上世紀60年代末那場對蘇自衛反擊戰,而令世人矚目。在大洋彼岸,一說到中國東北必將提到珍寶島。1915年前,由于江水長期沖刷而成,此島位于主航道中心左側,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上世紀那場激烈的戰斗中,英雄的守島戰士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國家的主權,譜寫了一首壯麗的凱歌。這些水泥工事與貓耳洞,就是當年英雄們戰斗的崗位。走下高地,漫步江邊,寶島歷歷在目。我們看到的寶島牌樓有副對聯:身居珍寶島,心懷五大洲,使人想到戰士們寬廣的胸懷和共產主義風格。現在這里成了守島戰士的家和愛國主義教育基地。踏上小島,遙想往事,中國作家陳運和筆下留下詩的記憶:“一粒珍寶并非一粒沙子 被對岸的剌骨寒風 刮入東北的亮眼一角 揉了揉,存在確實不好受 滴了滴,苦澀淚水會帶走崢嶸歲月的一切 讓春天的烏蘇里江流動消毒 恢復健康,恢復平靜”。

          中蘇邊境沖突的焦點

            中蘇之間有著7500公里的邊防線,在歷史上就存在著邊界問題。但在中蘇兩黨兩國友好時期,中蘇邊境相對安寧。中蘇關系惡化后,中蘇邊界便開始成了多事之秋。1960年8月,蘇聯在中國新疆博孜艾爾山口附近地區挑起了第一次邊境事件,1962年4月,又在新疆伊犁、塔城地區策動6萬余中國公民越境逃往蘇聯,并于5月策動了伊寧暴亂事件。中蘇邊境地區的平靜和安寧從此不復存在。是年12月,赫魯曉夫在蘇聯最高蘇維埃會議上講話,就中印的邊界沖突攻擊中國說:“蘇聯完全不認為印度想同中國打仗,中國單方面停火后撤當然很好,但是中國部隊當時不從原來地前進豈不更好?”與此同時,赫魯曉夫還針對中國與印度的邊界沖突,指責中國為什么沒有興趣收回澳門香港,而與印度糾纏。為了回擊蘇聯,1962年12月至1963年3月,《人民日報》和《紅旗》雜志先后發表了7篇社論或評論員文章,其中3月8日的社論《論美國共產黨聲明》,公開提出《璦琿條約》、《北京條約》和《伊犁條約》是沙皇俄國政府強迫中國政府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此后,邊界問題便正式提到中蘇兩國的外交談判桌上。而蘇方在此時卻不斷地破壞中蘇邊界現狀,包括向中國境內推進巡邏線,在中國境內修筑工事,潛入中國境內安裝竊聽裝置,干涉中國邊境居民的正常通行和生產活動,毆打、綁架中國邊民,阻止中國邊防部隊執行正常的巡邏任務,甚至不斷進行武裝挑釁,制造流血事件。從1964年10月至1969年3月,由蘇方挑起的邊境事件達4189起,比1960年至1964年期間增加了一倍半。中蘇邊境的緊張局勢進一步加劇了。
            1966年中國的“文化大革命”開始后,在中蘇邊界東段界河烏蘇里江上,蘇聯邊防軍一再挑起嚴重的邊界糾紛,中國的珍寶島和七里沁島又成為邊境沖突的焦點。珍寶島的武裝沖突,就是蘇軍蓄意制造的種種邊境事件的必然結果。1964年,蘇方就在其地圖上把邊界線畫在黑龍江和烏蘇里江的中國岸邊,將珍寶島劃歸蘇聯所有。這當然是無視和侵犯中國主權的行為,遭到我方的嚴正抗議。從此,雙方在珍寶島地區出現的磨擦,就日益增多和激烈。1966年至1968年初,中蘇雙方在這一地區的沖突由口頭爭辯發展到相互推搡和斗毆,直到蘇軍以棍棒毆打中國邊防人員。僅1967年1月至1969年2月期間,蘇聯邊防部隊就入侵珍寶島達16次之多。1968年1月,蘇軍又進一步動用裝甲車在七里沁島上沖撞中國邊民,撞死、軋死中國邊民4人,制造了第一起嚴重的流血事件。1968年12月27日,蘇聯邊防軍出動裝甲車、卡車、吉普車共7輛,載運75名武裝軍人超過烏蘇里江主航道中心線侵入珍寶島,攔截和毆打正在執行巡邏任務的我邊防部隊,當場打傷8人。1969年1月4日,我邊防部隊的巡邏分隊登島巡邏,遭到30多名蘇軍的干涉和阻攔,他們連推帶打,強迫我邊防巡邏分隊離島。1月6日,蘇聯邊防軍又侵入珍寶島,抓走兩名捕魚的中國公民。1月23日,75名蘇聯武裝軍人攜帶軍犬,分乘4輛軍車,在直升機的掩護下,突然襲擊正在珍寶島上執行任務的我邊防巡邏分隊。共打傷我20多人,其中重傷9人,有的口鼻流血,當場昏迷過去。2月6日至25日,蘇聯邊防軍又5次圍攻、毒打我邊防部隊巡邏人員。對于蘇方接連不斷的挑釁,我邊防部隊一再克制,未予還手。蘇聯邊防軍將我邊防部隊的克制忍讓態度和爭取和平解決邊界問題的誠意,視為軟弱可欺,在珍寶島地區的入侵挑釁活動一再升級,愈演愈烈。中蘇邊界事件不斷擴大,最后終于造成了珍寶島自衛還擊作戰的發生。中國軍隊通過珍寶島自衛還擊作戰保衛了國家領土主權的完整,有力地抗擊了勃列日涅夫政府的霸權主義。

          珍寶島事件

            六十年代中期后,蘇聯不斷對中國實施軍事壓力和威脅,在中蘇邊界上挑起事端,從1964年10月至1969年2月,蘇聯軍隊在中蘇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
          邊境地區挑起各種邊境事件達4180余起。1967年后,蘇聯邊防軍開始入侵中國領土珍寶島,阻撓中國邊防部隊巡邏隊上島巡邏,多次制造流血事件,打死打傷中國邊防部隊巡邏官兵多人,抓捕中國漁民。對于蘇軍的挑釁行徑,中國邊防部隊嚴格執行中國政府、中央軍委的指示,采取了極大的克制忍讓,但蘇聯政府對中國政府的嚴正抗議和警告置若罔聞,蘇聯邊防軍的挑釁行為毫無收斂。
            1969年3月2日8時,中國邊防部隊派出巡邏分隊登島執行巡邏任務。蘇軍發現后,立即出動70多人,分乘2輛裝甲車、1輛軍用卡車和1輛指揮車,從蘇聯境內分路向珍寶島急進,接近珍寶島后,列開戰斗隊形向中國邊防巡邏分隊進逼,并以一部兵力向中國邊防巡邏分隊的一個小組側后穿插。入侵蘇軍不顧中國邊防巡邏分隊向其發出的警告,突然開槍射擊,打死打傷中國邊防巡邏人員6人。中國邊防巡邏分隊被迫進行自衛還擊。中國邊防巡邏第二小組聽到槍聲后,在班長周登國的指揮下,給側后的入侵蘇軍以沉重打擊。隨后,中國邊防巡邏分隊發起反擊,但遭到叢林中蘇軍的猛烈射擊。中國邊防戰士于慶陽猛然躍起,向叢林蘇軍射擊,吸引火力。蘇軍火力向他射擊,擊中他的頭部,他倒下后不久,頑強地站起,端起沖鋒槍繼續向蘇軍沖擊,直至英勇犧牲。副連長陳紹光指揮一個班迂回到叢林中蘇軍側后,但一股蘇軍又從他的側后沖來,兩面機槍夾擊他們。陳紹光一面指揮分隊英勇還擊,一面奮勇向蘇軍一個機槍火力點沖去。這時他身受重傷,仍然堅持移動到有利位置,打掉了這個火力點后,倒在了血泊中。經1個多小時激戰,中國邊防部隊擊退了入侵珍寶島的蘇聯邊防軍。
            3月15日凌晨,蘇軍邊防軍60余人在6輛裝甲車的掩護下,從珍寶島北端侵入。中國邊防部隊某部營長冷鵬飛奉命帶領一個加強排登島,與入侵蘇軍形成對峙。8時許,蘇軍發起攻擊,冷營長沉著指揮,堅守有利地形,指揮部分兵力分割蘇軍,經一個小時激戰,打退了蘇軍的進攻。
            9時46分,蘇聯邊防軍在炮火掩護下,出動6輛坦克5輛裝甲車向珍寶島接近,從南北兩側發起攻擊,并以密集火力封鎖江叉,攔阻中國邊防部隊登島支援。堅守在2號陣地上的無坐力炮班長楊林,占領有利地形阻擊蘇軍,待蘇軍坦克駛近到只有10余米遠時,他接連投出5枚手雷,打亂蘇軍隊形,使其一輛坦克闖入雷區被炸壞。楊林帶兩個炮班機動射擊,他連續擊中3輛裝甲車,但他也不幸被蘇軍坦克炮火擊中壯烈犧牲。
            13時35分,蘇軍邊防軍縱深炮火猛烈襲擊中國防御陣地,正面達10公里,縱深約7公里。炮擊2小時后,蘇軍100余人在10輛坦克和14輛裝甲車掩護下,發起第三次進攻。守島的中國邊防部隊分割其步兵與裝甲、坦克聯系與蘇軍近戰,減弱其火力。火箭筒手華玉杰越打越勇,在零下30多度冰天雪地里,甩掉棉衣和絨衣,先后擊毀擊傷蘇軍4輛裝甲車。經50多分種激戰,勝利地粉碎了蘇聯邊防軍的第三次進攻。
            這一天,蘇軍先后出動50余輛坦克、裝甲車和100多名步兵,運用直升飛機和縱深炮火掩護,并炮擊中國境內縱深地區。中國邊防部隊同入侵蘇軍共激戰9個多小時,頂住了蘇聯邊防軍的6次炮火急襲,擊退了蘇聯邊防軍的3次進攻,勝利地保衛了珍寶島。
            17日,蘇聯邊防軍又出動步兵70多人,向島上敷設地雷,企圖阻止中國邊防部隊登島并拖回被中國邊防部隊擊壞滯留在江叉的一輛T-62型坦克。中國邊防部隊以炮火將其擊退,被炸壞的蘇軍坦克被中國邊防軍繳獲,成為蘇聯侵略中國領土的鐵證。
            珍寶島自衛反擊戰,中國邊防部隊在嚴寒條件下,面對蘇軍的先進坦克、裝甲戰車,毫不畏懼,發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采取靈活的戰術,用鮮血和生命維護了國家的主權和尊嚴。作戰中,人民群眾積極支前,保證了反擊作戰的勝利。為了表彰黑龍江邊防部隊的英雄事跡,中央軍委于7月30日發布命令,授予孫玉國、杜永春、華玉杰、周登國、冷鵬飛、孫征民、楊林、陳紹光、王慶榮、于慶陽等10名官兵以“戰斗英雄”稱號,給邊防部隊偵察連、一連和公司邊防站等10個單位各記一等功一次。
            

          珍寶島烈士陵園 

          烈士
          英雄
            珍寶島事件發生于1969年,珍寶島自衛反擊戰中犧牲的六十八位烈士,安葬在珍寶島烈士陵園。
            珍寶島烈士陵園,位于寶清縣城東南部,萬金山南山頭西北坡,海拔163.3米,北靠萬金山,西靠撓力河。
            烈士陵園始建于1969年3月,占地面積3.6萬平方米,是為紀念在聞名中外的珍寶島戰役中犧牲的烈士而建。墓區面積4330平方米,四周有圍墻,長220米,寬134米,周長703米。
            園內有革命烈士紀念館和珍寶島革命烈士紀念碑,有被中央軍委命名為"戰斗英雄稱號"的孫征民、楊林、陳紹光、王慶榮、于慶陽烈士的墓碑,還有在珍寶島戰斗中犧牲的其他63位烈士的墓碑。 

          珍寶島上英雄樹

          &nbsp;&nbsp;&nbsp; 戰斗英雄楊林烈士,吉林省德惠縣人,19447月出生,19628月入伍,歷任戰士、班長。1969315日戰斗中,當敵人沖入我內河的4輛坦克被我炸毀1輛,其余3輛慌忙逃竄時,他奮不顧身,帶領兩名同志在毫無隱蔽的冰道上架炮,擊傷敵坦克1輛。這時,他左手三個手指頭被打斷,右手被子彈打穿,以驚人的毅力繼續射擊,又擊中敵裝甲車1輛,在正要射擊另一輛前來的裝甲車時,幾乎與此同時,一發炮彈落在楊林身旁。頓時,硝煙彌漫,冰雪紛飛,楊林倒在了樹下,獻出了年輕的生命。19697月被中央軍委授予“戰斗英雄”稱號。&nbsp;&nbsp;&nbsp; 今天,當你登上珍寶島,還會看到那株曾經掩護過英雄、經歷過戰火、彈痕累累的山榆樹,守島官兵稱之為“英雄樹”。經歷過戰火的洗禮和英雄鮮血的澆灌,愈發顯得茂盛。每年新兵入伍、新干部換防,都會來到英雄樹下,接受一次心靈的洗禮。每逢清明時節,都會有少先隊員來瞻仰英雄樹。天真質樸的孩子聽完英雄的故事,眼眶里閃動著晶瑩的淚珠,他們解下鮮艷的紅領巾,系在英雄樹上,表達自己對英雄的崇高敬意。江風襲來,樹枝輕擺,紅領巾飄動,仿佛是英雄在點頭微笑。

          珍寶島邊防現狀 

          ·摩托雪橇巡界江

            這天清晨,我們登上珍寶島制高點眺望,看到冰封雪凍的烏蘇里江江面上,一列摩托雪橇在戰士們的駕駛下急速行駛,他們時而盤旋,時而變換隊形快速穿插,構成了冬季北國風光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巡邏歸來,睫毛上滿是霜花的郭排長告訴我們:“過去官兵巡邏都是徒步,在沒膝深的積雪中前行,每走一步都要付出很大力氣。如果趕上‘大煙炮’天氣,凜冽的西北風卷起一尺多厚的積雪迎面撲來,厚厚的大衣也擋不住刺骨的寒風,一次巡邏走下來需要一天時間。現在好了,駕駛摩托雪橇用不了20分鐘,就把我們管轄的路段巡邏完畢。夏季我們駕駛著巡邏車巡邏,就更快捷方便了。”

          ·邊境監控無盲區

            在溫暖如春的連隊值班室,二級士官許成點擊按鈕,屏幕上邊境路段的一草一木盡收眼底。小許不斷地調整著畫面,重點地帶運用“特寫鏡頭”拉近仔細觀察,還不時地按下錄制按鈕,將有關情況錄制下來。
            他邊操作邊對我們說,邊境線上無小事。需要24小時監控,過去哨兵要站在高高的觀察哨上,手拿望遠鏡察看邊情,能見度好時,觀察也不過10公里。由于觀察哨觀察距離有限,冬天戰士們要經常在零下30多攝氏度的雪夜中執行潛伏任務。如今,島上安裝了邊境執勤可視系統、紅外線預警系統等監控設備,坐在室內就可以對邊情實施全天候觀察、分析、判斷和快速處置,邊境管控能力大大提高了。  

          ·哨所建成“小閣樓”

            一踏上小島,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堵屏風,墻上5個大字:“中國珍寶島”。走進院內,一棟錯落有致的三層小閣樓展現眼前,這已是哨所的第五代營房。
            五代營房忠實地記錄著30多年的風雨歷史。第一代營房是上個世紀70年代初用水泥鋼筋澆鑄的地下工事;第二代營房是地面上修筑的炮樓帶宿舍的住房,現在已做了倉庫;第三代、第四代營房是現代制式營房,但也變成了紀念館、榮譽室;第五代營房是設計新穎的三層樓房,室內的鋼絲床代替了小火炕,大鍋爐代替了土爐子,暖氣燒得熱乎乎。院內還修有“三路一橋”:“北京路”、“南京路”、“上海路”和“金水橋”,把小島劃分成了軍事訓練區、生活保障區、文體娛樂區和環境綠化區等4個專門的區域。 

          ·文化娛樂真豐富

            “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這是形容過去邊防戰士生活枯燥的一句順口溜。
            如今哨所生活面貌早已今非昔比。圖書室各種書籍、雜志有上百種,娛樂室里有象棋、跳棋、圍棋、乒乒球、臺球、小型健身器材、卡拉OK,小型衛星電視數字接收機能讓官兵看到30多個頻道的電視節目。守島官兵還建起了小樂隊,成立了“珍寶島之歌”演唱組,他們自編自演的“珍寶島我的家”、“護島柳”等歌曲在邊防部隊廣為傳唱。島上干部還自創了“三對三”籃球賽、雪地足球賽、雪雕文化節、寶島故事會等“寶島系列文化活動”,極大地豐富了戰士們的業余文化生活。

          ·生活保障大變樣

            上個世紀70年代初期,島上最先進的設施就是一部風力發電機。戰士每天吃的主食是高粱米,副食每天都是“老三樣”:白菜、土豆、大蘿卜。夏天喝的是江水,冬天喝的是雪水加冰水,聽的是信號時斷時續的收音機。
            如今,小島甩掉了“無水、無電、無聲”的“三無”帽子。幾年前從江底接通了電纜,配發了價值幾萬元的中型凈水器,面條機、豆漿機、冰柜、熱水器等一應俱全。守島排長告訴我們,現在島上已有多名等級廚師,戰士每人每天都能吃上一個雞蛋,喝上一杯牛奶,飯后還有水果。逢年過節,還要舉行別開生面的燭光晚餐,送上美好的祝福。
            采訪中我們深切地感受到,如今的珍寶島處處洋溢著安寧、祥和的氣氛。這一切,都是和守島官兵們的默默奉獻分不開的。正如一位守島老兵臨別時說的那樣:“邊防是祖國的大門,我們是和平的衛士。”
          川岛丽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