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yvbhg"><center id="yvbhg"></center></wbr>
        <video id="yvbhg"></video>

            <video id="yvbhg"></video>
          <progress id="yvbhg"></progress>
        1. 《漢書·藝文志》

            
          《漢書·藝文志》
            《漢書·藝文志》
          《漢書·藝文志》為中國最早的史志目錄,《漢書》十志之一。東漢班固在撰《漢書》時,為紀西漢一代藏書之盛,根據《七略》改編而成。分六藝、諸子、詩賦、兵書、數術、方技6略,共收書38種,596家,13269卷。  班固自稱對《七略》“今刪其要,以備篇籍”而成《漢書·藝文志》。具體做法是: ①保留《七略》的6略38種的分類體系。②新增入 《七略》 完成以后劉向、揚雄、杜林三家在西漢末年所完成的著作。③對《七略》所著錄的圖書基本上按照原來的情況保存下來,但對著錄重復和分類不妥的地方加以適當的合并或改移,例如凡從某類提出的圖書在總數下注明“出”若干家、若干篇;凡由于重復而省去的圖書都注明“省”若干家、若干篇;凡增入或移入的圖書都注明“入”若干家、若干篇。④將《七略》中“輯略”的內容散附在 6略和“詩賦略”除外的各種之后;⑤刪簡《七略》中各書的提要,必要時節取為注釋(見《別錄》、《七略》)。  《漢書·藝文志》開創了史志目錄的先例,漢以后史書多仿其例而編有藝文志或經籍志。由于《七略》已佚,《漢書·藝文志》便成為中國現存最早的圖書目錄。宋代王應麟撰有《漢書藝文志考證》10卷,清代姚振宗撰有《漢書藝文志拾補》6卷和《漢書藝文志條理》8卷。  現存兩部最古的圖書目錄就是《漢書·藝文志》和《隋書·經籍志》。

          成書背景

            《漢書·藝文志》是中國現存最早的一部圖書目錄,它是東漢班固所撰《漢書》中的一篇,著錄了西漢時國家所收藏的各類圖書,是了解上古到西漢末年這一時期學術文化發展變化的重要參考資料。《隋書·經籍志》則是中國現存的第二部圖書目錄,它是唐初魏征等人奉敕編撰的《隋書》中的一篇,著錄了隋代國家所收藏的各類圖書,是了解東漢到隋代這一時期學術文化發展變化的重要參考資料。從《漢書·藝文志》到《隋書·經籍志》,中間經過了五、六百年,而這兩部目錄,就恰好反映了中國古典目錄學在這五、六百年中的一個巨大變化。  這一巨大變化,主要指的是圖書分類法從“六分法”演變為“四分法”。  西漢成帝河平三年(前26年),杰出的學者劉向、劉歆父子受命主持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整理群書的工作。在每一部書整理完畢時,劉向便撰寫一篇敘錄,記述這部書的作者、內容、學術價值及校讎過程。這些敘錄后來匯集成了一部書,這就是中國第一部圖書目錄《別錄》。劉向死后,劉歆繼續整理群書,并把《別錄》各敘錄的內容加以簡化,把著錄的書分為六略,即六藝略、諸子略、詩賦略、兵書略、術數略、方技略,再在前面加上一個總論性質的“輯略”,編成了中國第一部分類目錄《七略》。  《別錄》、《七略》奠定了中國目錄學的基礎,也形成了中國目錄學的特點,這個特點,就是清代章學誠《校讎通義》中所說的“辨章學術,考鏡源流”。例如《七略》,它以六略三十八類的分類法,條分縷析先秦到西漢的各種文化學術流派;以輯略的形式,在整體上評述了各種文化學術的興衰分合;以各書敘錄,具體而微地介紹了各種學術文化著作的優劣真偽是非,不啻是一部先秦至西漢的學術文化史。  可惜的是,《別錄》、《七略》在唐末就佚失了。  也許有人會問:既然它們都佚失了,怎么知道它們奠定了中國目錄學的基礎和特點,怎么知道它們的分類、輯略、敘錄的內容和作用呢?這就因為《別錄》,尤其是《七略》的概貌,基本上保存在《漢書·藝文志》里了。  班固是根據《七略》來編寫《漢書·藝文志》的。首先,他沿用了《七略》的六分法,把天下圖書分為:(一)、六藝略,著錄易、詩、書、禮、樂、春秋、論語、孝經、小學九類圖書,這些都是儒家經典或與儒家經典有關的著作,它們被安排在最突出的位置,單獨為一略,體現了漢武帝罷黜百家之后,儒家經典在政治上和學術上的指導作用;(二)、諸子略,著錄儒、道、陰陽、法、名、墨、縱橫、雜、農、小說等十家著作,西漢去古未遠,諸子書保存頗多,而西漢后期雖尊儒學,但對諸家學說基本上還是兼收并蓄的,不象后世那樣極端,所以諸子列第二大類;(三)、詩賦略,著錄了辭、賦、歌詩等五類文學作品;(四)、兵書略,著錄了兵權謀、兵形勢、陰陽、兵技巧四類軍事文獻,包括了戰略思想、戰術技巧各個方面;(五)、數術略,著錄了天文、歷譜、五行、蓍龜、雜占、形法六類圖書,這里既有天文歷法數學物理方面的科學知識,也有荒誕不經的迷信,如占卜吉兇、相宅看風水之類的名堂;(六)、方技略,著錄了醫經、經方、房中、神仙四類著作,大體上是醫學科學及方士巫術兩方面的雜拌。以上六略三十八類,共著錄了當時可以看到的五百九十六家,一萬三千二百六十九卷圖書。它就象一組分類陳列的大“櫥窗”,各種文化、學術著作都按照它的性質分別開來,象陳列品一樣有條不紊地展示在讀者面前。  其次,班固將《七略》的《輯略》,也就是《七略》對各家學說著作及流派的論述按其內容分開,作為各略各類的大、小序散入各略各類之后,使論述和分類著錄更緊密地結合起來。這是班固的一個創新,因為這樣一來,讀者就可以免省反復檢尋之勞,在看到各家著作的著錄同時,就能讀到總論式的大小序。這就象每個大“櫥窗”的總說明書。  再次,班固為了使目錄符合史志的要求,便對劉歆《七略》的敘錄再次進行簡化,擇取那些最主要的部分作為小注,附于各書之下,它就象大“櫥窗”中每個陳列品上的簡介。比如六藝略論語類中有“《論語》古二十一篇”,小注便說:“出孔子壁中,兩《子張》。”又“《齊(論語)》二十二篇”,小注便說:“多《問王》、《知道》。”這一來,這兩種《論語》篇目與今本篇目的不同就很明白了。  《漢書·藝文志》就這樣,用分類、大小序、小注的形式,保存了《七略》的分類、輯略、敘錄的大概面貌,同樣起到了“辨章學術,考鏡源流”的作用,在這個學術大“櫥窗”中,可以看到先秦到西漢琳瑯滿目、燦爛輝煌的學術文化的成就與發展。  不過,千萬不要以為班固只是憑借一部《七略》,稍加改頭換面,稱作《漢書·藝文志》的。其實,班固也花了許多心血。除了前面提到的分解輯略,散入各類之外,他還補入了西漢末年杜林、揚雄、劉向等數家,使《漢書·藝文志》真正成為記錄上古到西漢的圖書的完整目錄;他還對《七略》中歸類不當的地方進行了調整,如《司馬法》原入兵書略兵權謀類,班固則改歸六藝略禮類,《伊尹》、《太公》、《管子》、《蒯通》、《孫卿子》等原既入諸子略,又入兵書略,班固則全部移入諸子類,這就使圖書歸類更準確更科學了。  總而言之,《漢書·藝文志》繼承了《七略》以“六分法”為核心,以總論、敘錄為輔助手段,揭示文化學術發展脈絡的中國古典目錄學的優良傳統,并開創史志目錄這一體例,使古典目錄學更加成熟,因此,價值是很高的。

          內容

            節選自《漢書》。標題另加。作者班固(公元32-92年),字孟堅,扶風(今陵西咸陽)人,東漢著名史學家。他繼承父親班彪的遺愿,著述《漢書》,歷時二十馀年完成初稿,死后由其妹班昭及同郡馬續完成《天文志》和八表。《漢書》是我國第一部紀傳體斷代史,共百篇,一百二十卷,分十二紀、八表、十志、七十傳,記載自高祖劉邦至王莽二百馀年間的歷史,是研究西漢歷史的重要資料。《漢書·藝文志》系據劉向父子的《七略》、《別錄》著錄而成,是我國現存最早的目錄學文獻,分六藝、諸子、詩賦、兵書、術數、方技等六略,共收書三十八種,五百九十六家,每種之后有小序,每略之后有總序,分別簡述先秦學術思想之源流與演變。  本文總序中概述秦漢以來圖書典籍的播遷經歷,記載劉向父子奉詔校書情況。在醫經、經方、房中、神仙的小序中,分述它們的用途,并反復向醫生提示不能“失理”、 “失宜”。最后在《方技略》總序中對方技的學術淵源、作用等作了簡要總結,指出它們的作用是“生生之具”,被列為“王官之一守”。文中所列書目,現大都已亡佚,但從中可窺見當時醫學著述已相當豐富。
          川岛丽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