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br id="yvbhg"><center id="yvbhg"></center></wbr>
        <video id="yvbhg"></video>

            <video id="yvbhg"></video>
          <progress id="yvbhg"></progress>
        1. 雄安新區

          航拍雄安新區
          航拍雄安新區
            中國河北雄安新區(Hung an District)位于京津冀地區核心腹地,由河北省保定市所轄雄縣、容城、安新3縣組成.
            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再此設立的國家級新區.  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雄安新區規劃建設以特定區域為起步區先行開發,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 設立雄安新區,對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培育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黨中央、國務院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要認真落實國家主席習近平重要指示,按照黨中央、國務院決策部署,統一思想、提高認識,切實增強"四個意識",共同推進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發展各項工作,用最先進的理念和國際一流的水準進行城市設計,建設標桿工程,打造城市建設的典范.  

          規劃設立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多次深入北京、天津、河北考察調研,多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決定和部署實施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習近平明確指示,要重點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在河北適合地段規劃建設一座以新發展理念引領的現代新型城區.
            2017年2月23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專程到河北省安新縣進行實地考察,主持召開河北雄安新區規劃建設工作座談會.習近平強調,規劃建設雄安新區,要在黨中央領導下,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牢固樹立和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適應把握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世界眼光、國際標準、中國特色、高點定位,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注重保障和改善民生,堅持保護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延續歷史文脈,建設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協調發展示范區、開放發展先行區,努力打造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的創新發展示范區.
            習近平指出,規劃建設雄安新區要突出七個方面的重點任務:一是建設綠色智慧新城,建成國際一流、綠色、現代、智慧城市.二是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三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四是提供優質公共服務,建設優質公共設施,創建城市管理新樣板.五是構建快捷高效交通網,打造綠色交通體系.六是推進體制機制改革,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激發市場活力.七是擴大全方位對外開放,打造擴大開放新高地和對外合作新平臺.  

          正式成立

            2017年4月1日 ,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通知,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
            這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  

          規劃范圍

            雄安新區規劃范圍涉及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3縣及周邊部分區域,地處北京、天津、保定腹地,區位優勢明顯、交通便捷通暢、生態環境優良、資源環境承載能力較強,現有開發程度較低,發展空間充裕,具備高起點高標準開發建設的基本條件.
            雄安新區規劃建設以特定區域為起步區先行開發,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  

          現實意義

            設立雄安新區,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深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作出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對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化開發新模式,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培育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以促進北部地區的區域和經濟發展,并彌合首都與周圍的工業農村地區的經濟差距.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重點任務

          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
            習近平指出,規劃建設雄安新區要突出七個方面的重點任務:一是建設綠色智慧新城,建成國際一流、綠色、現代、智慧城市.二是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三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四是提供優質公共服務,建設優質公共設施,創建城市管理新樣板.五是構建快捷高效交通網,打造綠色交通體系.六是推進體制機制改革,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激發市場活力.七是擴大全方位對外開放,打造擴大開放新高地和對外合作新平臺. 

          社會評論

            2017年4月1日,人民日報評論員以"辦好建設雄安新區這件大事"為題評論黨中央、國務院設立雄安新區的決定.評論稱,燕趙大地上,又一個春天的故事正在拉開帷幕.
            黨的十八大后,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以有序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為基本出發點,加強頂層設計,提出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經過3年多扎實謀劃、積極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實現良好開局.規劃建設雄安新區,是黨中央深入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作出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對于探索人口經濟密集地區優先開發新模式、調整優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間結構、培育創新驅動發展新引擎具有重大現實意義和深遠歷史意義.
          雄安新區
          雄安新區
            規劃建設河北雄安新區,是尊重城市建設規律、解決"大城市病"問題的關鍵一招,是創新區域發展路徑、打造新的經濟增長極的點睛之筆.從國際經驗看,解決"大城市病"問題,許多國家都采用"跳出去"建新城的方法.從我國經驗看,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通過建設深圳經濟特區和浦東新區,有力推動了珠三角、長三角地區發展.設立雄安新區,既貫徹了協同發展、創新發展的時代思考,也吸收借鑒了國內外有益經驗,為拓展區域發展新空間鋪就一條新路.
            雄安新區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新區,其定位首先是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集中承載地.作為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的兩項戰略舉措,規劃建設北京城市副中心和河北雄安新區,將形成北京新的兩翼,拓展京津冀區域發展新空間.雄安新區在起步之初,就要加強同北京、天津、石家莊、保定等城市的融合發展,特別是要同北京中心城區、城市副中心在功能上有所分工,實現錯位發展.統籌生產、生活、生態三大布局,努力打造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的創新示范區,雄安新區將充分發揮京津冀各自比較優勢,形成京津冀目標同向、措施一體、優勢互補、互利共贏的協同發展新格局.
            建設雄安新區是一項歷史性工程,是我們這代人留給子孫后代的歷史遺產,尤其需要保持歷史耐心,有計劃分步驟推動新區建設.我們要按照黨中央要求,以新發展理念為引領,高標準高質量組織規劃編制,科學規劃空間布局、功能定位,規劃好再開工建設,不留歷史遺憾;以改革開道,發揚改革創新精神,全面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建立體制機制新高地;以民生為本,推進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補齊環京津冀周邊地區社會事業發展、公共服務水平短板;以實干鋪底,堅持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一件件事認真辦,一茬一茬踏實干,一張藍圖干到底,讓雄安新區建設經得起歷史檢驗.  

          領導機構

            河北雄安新區籌備工作委員會及臨時黨委
            臨時黨委書記:袁桐利
            臨時黨委副書記、籌備工作委員會主任:劉寶玲
            臨時黨委副書記:張維亮、黨曉龍
            臨時黨委委員、籌備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吳鐵、牛景峰、于振海
            臨時黨委委員:翟偉、王紀平  

          前世今生

            今時的雄安新區并非橫空出世、突兀而生,其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紛繁多變的地方行政演變里早已留下了似曾相識.
            雄安新區主要規劃地雄縣、容城、安新3縣很早就建城或置縣.
            雄縣早在漢代就有縣城,名為易縣,歸屬涿郡(今河北涿州一帶),公孫瓚袁紹相爭,最后在易京兵敗自焚,即是此地.到了五代時期該地才設置雄州,后代雖然建制更改省并,但雄縣之名一直沿用至今.
            容城縣亦是漢代所置.據史書記載,漢景帝中元三年(公元前154年)以匈奴降王徐盧封容城侯,始置容城侯國.容城之名也由此發端.
            相比較而言,安新縣的縣名則要年輕的多.安新縣設立于1914年,當時是將安縣(安州)與新安兩縣合二為一,各取其名之首字命名.但是安縣和新安兩縣的設縣史亦能夠追溯到宋代,建城史還可以上溯到戰國時期.
            雄安、容城、安新3縣看似都有自己獨特而延續的建置史,但在漢以后的歷史時期里相互之間都有著錯綜復雜的省并史.
            比如,安新縣在唐代之前都是并入容城縣之中.容城縣卻在宋、元、明的時候,反復在并入雄縣和獨立設縣的兩種行政狀態中變化.而雄縣在宋、金時期是為雄州,地位重要,轄地廣闊.
            總來的說,這種情況的出現除了各個歷史時期不同的政治需要,最為重要的影響乃是特殊的地理環境造成的.
            雄縣、容城、安新3縣位于河北省中部地區的華北平原之上,西部隔保定市與太行山脈相鄰,東部越過天津即是渤海灣,北部隔著拒馬河與其他行政區分割,北望北京,南部則是唐河還有白洋淀.
            我國古代地方行政區劃中有一條重要的原則——山川形便.所謂山川形便,是指以天然山川作為行政區劃的邊界,使行政區劃與自然地理區劃相一致,以有利于農業經濟的發展和軍事防守,也有助于整個國家和社會的經濟文化發展.
            三縣的東西兩邊的保定和天津都是在歷史上較為重要的區域中心,不可能并入三縣.而由于其北部拒馬河、南部唐河和白洋淀(歷史上白洋淀比如今大很多)等水域的分割影響,使得這一區域天然與南北兩部分地區隔離.
            比如,東漢時期拒馬河以北屬于范陽郡,以南的三縣之地則屬于河間郡.到了北宋時期,宋、遼雙方對峙于河北平原中部地區,拒馬河(上游為拒馬河,下游至今雄縣北白溝鎮折東經霸縣北、信安鎮北,東流至天津入海)成為雙方在此地區的界河.
            因此這一地區容易形成一個區域整體,行政區劃的變化多是在區域內的省并,或者是分開歸轄于東西兩邊.
            另外,從河北地區乃至全國的交通網絡來說,雄縣、容城、安新3縣尤其是雄縣容易因便利的交通條件突出為某個形勢下的重點區域.
          唐代雄安新區示意圖
          唐代雄安新區示意圖
            在唐代以前,以兩漢為代表的強盛王朝大多定都于于今西安和洛陽,此類王朝會以都城為中心和樞紐,興修連通全國的交通網絡.
            而位于帝國版圖東北方向的北京城因其歷史悠久,地處華北平原、東北平原和蒙古高原三大地理版塊的結合部位,是國帝國邊防重鎮、不同民族經濟文化的交匯之處,地位尤其獨特.因此溝通北京與當時都城的交通路線十分重要.
            北京為三大板塊交匯之重地,久而久之,逐漸在今天的河北地區形成了一條溝通南北的主要交通命脈——太行山東麓南北大道.
            此道西靠太行山脈,處諸水上游,其大致走向是從北京沿太行山東麓南下,經過諸多邯鄲、鄴城、安陽等諸多名都,渡黃河向西直通都城所在,其在河北境內大致相當于今天的京港澳高速一線,這條路線是唐以前最重要的南北交通大道.
            而當時三縣所在之地還處于這條南北交通線的東方,難以從這條交通線上取得直接的便利條件,也尚未顯現其地理位置的重要性.
            "安史之亂"以后,河北地區藩鎮割據,唐王朝對該地區的影響力逐漸削弱,該地區與中央所在地長安以及中原地區的聯系也較以前有所減少,因此"太行山東麓大道"雖然仍是一條溝通南北的主要道路,但其重要性較以前有所降低.
            五代和北宋以開封為都,促使中國帝制時代都城發展演變進入了一個重要轉折時期,都城的選擇由此前的長安、洛陽所在的中原地區向東部沿海地區轉移.
            都城位置的轉移相應地引發了以其為中心的全國道路系統的調整.表現在河北地區就是一條新縱貫南北的道路發展并成熟.
            開封成為首都后,溝通其與幽州(今北京,遼將其建為南京,名析津府)的道路,如果仍沿襲傳統的"太行山東麓大道",就要出開封城向西,經孟津(今河南孟縣南)北渡黃河,然后向東再折向北,這樣就顯得迂遠.
            因此,正是順應形勢的需要,一條新的貫穿河北地區南北的交通要道產生了.
            嚴耕望先生在其著作《唐代交通圖考》里所提到了唐代河北平原平行于太行山東麓大道的另外南北交通道路到了宋代因都城影響就更加重要.其具體路線大致是開封-澶州-德清軍-大名-貝州-冀州-深州-瀛州-莫州-雄州-新城-涿州-析津府,大致與今天的大廣高速平行.
            在這條路上,雄州成為必經之地,重要作用開始顯現.
            后周英主周世宗占領瓦橋關后,將其改名為雄州,作為北伐契丹的前線基地和防御契丹南下的重要邊防堡壘.但宋太祖在位期間,其主要精力在于消滅南方的各個割據政權,對北方的契丹采取守勢,注意加強雄州的邊防設施.
            出于以步兵為主的宋軍難以在平原地區抗衡來去如風、侵略如火的遼軍騎兵,宋朝政府就在雄州地區密植樹木,以期能夠限制遼騎兵的機動能力.宋太祖于建國初期就命令:
            于瓦橋一帶南北分界之所專植榆柳,中通一徑,僅能容一騎.后至真宗朝,以為使人每歲往來之路,歲月浸久,日益繁茂,合抱之木交絡翳塞.
            這些樹木在一定程度起到了遲滯遼軍騎兵的作用,也就遭到了遼軍的反破壞.
            等到了宋太宗時期,由于兩次北伐遼國都以慘敗告終,被迫對遼采取守勢,推行消極防御的軍事方針,于淳化年間采納何承矩的建議,在河北地區(主要包括今天的雄安新區的區域)利用當地地勢低洼、河湖密布的有利地形,興修塘泊.
            雄州以東至渤海一帶的邊界地區是源自太行山區眾多河流入海的末梢之地,湖泊沼澤眾多,不利于契丹騎兵行動,遼軍南下進攻的重點即是東起雄州,西至太行山一線,因此雄州一帶即成為修塘泊的重點地區.
            沈括的《夢溪筆談》就說到:瓦橋關(今雄縣)北與遼人為鄰,素無關河為阻.往歲六宅使何承矩守瓦橋,始議因破澤之地漪水為塞.……自此始奎諸淀.慶歷中,內侍楊懷敏復踵為之.至熙寧中,又開徐村、柳莊等泊,皆以徐、鮑、沙、唐等河,叫猴、雞距、五眼等泉為之源,東合淖沱、漳、淇、易、白等水,并大河,于是自保州(今保定一帶)西北沉遠泊,東盡滄州泥沽海口,幾八百里,悉為漪潦,闊者有及六十里者,至今倚為藩籬.
            北宋朝廷采取構筑"水長城"的防御措施,對三縣之地進行淀泊改造,以雄州為代表的三縣之地成為了北宋國防重地.宋廷還特地成立高陽關路,專門管轄這片區域,統籌部署北邊國防.
            楊家將故事中的楊六郎就做過這個高陽關路的副都部署,來保境安民.家喻戶曉的青天包拯還出任過高陽關路都部署.包拯就認為處于極邊地區的雄、莫 (今河北任丘)、瀛(今河北河間)等州"并是控扼之地,其雄州尤為重地",而雄州"州城至北界只三十里,路徑平坦,絕無蔽障之所",因此對塘泊倚重頗深,其安全"全籍塘水為固".
            當然,北宋高陽關路這個以軍事為主要出發點的行政區劃,管理的范圍要遠大于今天的雄安新區,其成立目的也迥別于今天的為經濟而定.但是這種出于國家管理和發展的靈活多變的舉措,與今天的特設的雄安新區還是有某種相似之處.
            時至今日,古代河北平原上兩條縱貫南北的陸路交通線已經演變為京港澳高速和大廣高速,剛好東西夾住雄安新區.再加上橫貫東西的榮烏高速,南部不遠的保滄高速,新區擁有非常便利的交通條件,這或許也是雄安新區得以設立的主要因素.
            曾經名噪一時的雄州之地、邊防重處,已經找不到密布的塘泊、往日的硝煙,連白洋淀也已經縮小了很多.早幾天之前,還只是河北省中部經濟發展滯后的普通區域、尋訪宋遼相距戰道的懷古之地.但是,隨著這輪政策的影響,此地在未來也許會變成一個快速發展的經濟特區.
            懷古才能知來,我們希望,從歷史長河里流淌下來的行政規劃和地方管理的因勢而為、順時而動的靈活多變,還將在未來的發展中得以延續深化.  

          媒體解讀

            4月1日,設立雄安新區的消息引爆輿論.
            央視播發的新聞如此表述: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作出的一項重大的歷史性戰略選擇,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后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
            深圳是中國改革開放的象征和標志,浦東新區則是鄧小平南巡講話之后,重啟改革開放的產物.雄安新區的建設被比喻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其歷史定位將超越深圳和浦東.
            就目前的消息來看,如何解讀未來的雄安新區,離不開這幾個關鍵信息的細讀.
            1、雄安是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一個"集中承載地"
            顯然,設立雄安新區經過了長期的醞釀和調研.
            央視報道稱,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多次深入北京、天津、河北考察調研,多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中央政治局會議,研究決定和部署實施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習近平明確指示,要重點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在河北適合地段規劃建設一座以新發展理念引領的現代新型城區.
            如果,從十八大算起,雄安新區的設立經過了長達4年多的調研、論證.而不論其是否設在雄安一帶,中央的目標非常明確:北京承載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不能只靠零散的疏解,而是需要在河北尋找一個能夠集中承載非首都功能的地方,再造一座新城.
            而雄安或許恰恰因為地理位置和自然條件優越,從中勝出.
            那么何為首都功能,何為非首都功能?
            2014年2月1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時提出的,要明確城市戰略定位,堅持和強化首都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首都核心功能.那么,非首都功能就是指與四個中心不相符的城市功能.
            近年來,在北京的疏解清單中,已經按照"幾個一批"對核心區和中心城區進行疏解,包括"一批制造業"、"一批城區批發市場"、"一批教育功能"、"一批醫療衛生功能"、"一批行政事業單位".
            不過,目前北京聚集的諸多非首都功能,其實有很多屬于中央調配的資源.比如,大量的央企總部都在北京,大量的部屬高校和中央科研院所也都在北京.另外,北京也還部分承擔著金融中心的功能.
            這些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就需要來自中央層面的協調解決.雄安新區就是這樣一個大手筆的規劃.
            2、雄安的定位核心是"發展","遷都"只是民間想象
            把設立雄安新區想象為"遷都",恐怕是一些民間人士的憑空想象.
            很多人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主要是因為對中央這些年來的政策很少關注和了解,以為只有通過所謂的遷都,才能解決目前北京面臨的"大城市病"等問題.
            他們沒有看到,現在北京所面臨的問題,也是計劃經濟時代各種資源累積的結果.要解決這種畸形的資源配置,固然需要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作用,但也同樣需要通過行政手段予以糾偏,為首都"減負".
            所以,設立雄安特區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背景下,就是水到渠成的戰略布局.雄安集中承接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任務,不是要轉移北京的首都功能,相反,只會進一步強化和明晰北京作為首都的功能定位.
            同樣值得認真分析的是,雄安新區的定位描述.
            "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協調發展示范區、開放發展先行區",這四個定位中,后三個全都以"發展"作為關鍵詞.如此強調"發展",民間再做他想,就不合適了.
            就此來看,雄安新區承擔著中國未來發展模式的創新使命."努力打造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的創新發展示范區",說的就是這個.
            3、雄安新區可能成為中國的"創新之都"
            我們再來詳細分析這四個定位.
            "綠色生態宜居新城區"排在首位,凸顯了雄安新區的人本價值.城市首先是給人生活、工作和居住的,有好的生態和宜居的環境肯定是第一位的.
            習近平指出建設雄安新區要突出七個方面的重點任務,前兩個任務"建設綠色智慧新城,建成國際一流、綠色、現代、智慧城市"、"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都是和城市規劃、建設本身有關的.
            這主要談的是雄安新區的硬件建設.可以想象,未來碧波蕩漾的白洋淀、野鳧飛隱的蘆葦蕩將和雄安新區的建筑群融為一體.
            "協調發展示范區、開放發展先行區",指向則是城市"軟件"建設.這里將是未來中國行政體制改革的試驗田.
            而在四個定位當中,我特別想談的是"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這個定位說明了,雄安新區未來的主業是什么,雄安新區在未來中國和世界經濟版圖上會扮演什么角色.
            習近平在"七個重點任務"中第三個說的就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積極吸納和集聚創新要素資源,培育新動能."
            由此不難判斷,雄安新區將來可能會被打造成中國的"創新之都",成為創新增長之極.
            在美國,華盛頓、紐約和硅谷的定位很清楚.華盛頓就是首都,紐約是經濟中心和金融中心,而硅谷則是創新中心.以色列作為創新之國,在首都特拉維夫之外,有創新中心海法.日本在東京50公里之外,有高新產業聚集地筑波.
            現在,上海作為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明確的,而北京則承擔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同時,我們也還缺乏一個創新中心.
            雄安新區極有可能成為中國的"硅谷"、"海法",逐步將京津冀一帶的高端高新產業引流過去.
            而從世界范圍來看,高新產業往往離不開和高校的結合.硅谷一帶就有斯坦福、加州理工等若干世界名校.波士頓因為有哈佛、麻省理工等世界名校,正在成為第二硅谷.
            要想讓雄安新區成為"創新驅動發展引領區",勢必要匯聚中國一流的大學和科研院所.這也符合把"教育功能"疏解出首都的政策要求.
            雄安新區起步區面積約100平方公里,中期發展區面積約200平方公里,遠期控制區面積約2000平方公里.未來雄安新區將相當于將近兩個浦東新區,一個深圳經濟特區.若干年后,在北京100公里之外,又將崛起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極.
          川岛丽奈